一群中國少年的民主實驗:我們不能耍流氓喔

文/寇延丁 八月十六日下午,招呼孩子們開會之前,天哥糾結了一小會兒。 早就說好了,到達育才小學之後要上一節議事規則示範課示範豬走,看看怎麼運用議事規則開會。 「 你們非常迅速地通過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守則」這句話,天哥不知不覺說了很多遍,是嘮叨,也是五味雜陳,悲觀主義者不光愛說「在這個問題上中國人不是上…

「誰再說中國人不適合民主我就跟他急」

文/寇延丁 「 我前所未有地貪生怕死。」我儘量說得輕鬆,但能看出天哥還是被觸到了。 孩子們和水哥們正在教室裡做收尾的工作,我把天哥叫出來,去近旁山坡走走,請他幫我找一個能夠安靜寫字的地方:「我前所未有地貪生怕死。必須立即找到一個安全、安靜的地方,把這個故事寫出來。」 ◆ 我幾乎一夜無眠,但表現出來的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