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黃信恩 有時就是想要那種乾脆,那種走進任何分店都保障單一不變的滋味。 ──賴香吟《滋味》 之一 丹丹漢堡 「方便的話,幫我帶一包丹丹漢堡的薯條,還有番茄醬。」蘭姐說。 她是我表姐,住關西,嫁來日本已兩年。因為一次京都行,順道拜訪她。 我答應,但前提是需以喧噪一時的北海道薯條三兄弟交換。雖是玩笑,但我納悶:丹丹薯條究竟有什麼魅力?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