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北野武 講述道德的教科書裡記載許多偉人事蹟,但老實說,沒有半件讓我感佩。 我不懂為什麼二宮金次郎只因為揹著柴薪,邊走邊看書,就成了萬世流芳的偉人,邊走邊滑手機的人,卻遭人白眼? 明明同樣都很危險,都可能撞到人,邊走邊看書的二宮金次郎可以立為銅像,邊走邊滑手機的高中女生卻遭人白眼。 所以教科書裡提到的偉人事蹟,實在引不起我的共鳴。 是我這個人太難搞、個性彆扭嗎?問題是,怎麼想都很怪啊!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