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托德.康威爾;譯者/黃大業 唉,我無法入睡,一心只想著要改變我的球隊 週一的凌晨四點十五分,教練醒來後就再也無法入睡,迎接新的一週已成為教練的壓力來源。一直在床上翻來覆去還不如早點開始工作。教練最近被搞得心神不寧:上週五勝利後的失落,白雷的離隊……教練決心要尋找答案。但不知為何,他覺得阿祖可以幫他。 「……我們用什麼驅動自己,也同樣用什麼去驅動別人。」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