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朱家安不要偷懶了】博愛座和一點點死刑

死刑爭論的困難處之一,在於我們實在太討厭那些被我們認為應該處死的人,我們迫切希望重大犯罪的嫌犯死亡,這種願望讓我們反而花費比較少的心思去想更根本的問題:死刑的設計,有實現它身為刑罰的意義,讓這個社會更安全嗎? 當社會上發生關於博愛座的爭論,通常是關於某些可惡的人不願意讓坐(少數則是關於某些乍看之下很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