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年來,公民對社會事務的關心逐漸上升,更有熱情參與公共討論。隨著論辯需求的增加,頂著思辨能力光環的哲學等人文科系,似乎也比過去受到更多注目。身為哲學人,我當然很高興看到這種情況,不過我也必須老實的指出,社會上對哲學的一些褒獎,恐怕是基於不熟悉而導致的迷思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