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常我們說出版業是內容產業,這話差不多只對了一半。因為台灣圖書出版業其實幾乎是不生產內容的。我們只向作者爭取授權,以獲得內容;當合約結束,授權就會返回作者。出版社通常並不擁有內容,只是一個暫時性的內容持有者而已。 反而做翻譯書的公司擁有的內容,還比做作者書的高,因為譯稿通常是買斷的。但買斷的譯稿其實也只是帳面資產,如果原著授權合約到期不續,那手上的譯稿也無法變成商品銷售。 完整文章
前兩天看見寶瓶朱亞君引了唐‧德里羅小說裡的一段話: 以往小說滿足我們,但現在我們轉向了新聞,因為他可以不間斷的提供我們大難臨頭的感覺。我們甚至不真正需要災難,我們需要的只是有關災難的報導與預測。 讓我忽然頓悟台灣出版崩壞的深層原因。朱亞君感嘆的是台灣讀者為什麼不讀小說,暢銷榜上,真正的小說(不是「文學書」)屈指可數。我剛剛實際算了一下,博客來三十日 Top100 總榜上,只有六本是小說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