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林佑軒 我第一天在三重教書。我在補習班兼課。 我出了三重國小站。就在電扶梯的頂點,那光亮得無以復加的三角廣場上,辣妹將一個醉醺醺的、衣衫不整的老頭子踹爆在地,持續怒吼著老頭,一套誇張的詞藻。華麗的妝容對著陽光,流下了一滴滴像碎玻璃的汗。 辣妹看見了我,看見了我看見了她。她停了停,繼續在陽光之下,揮汗著她的審判。 完整文章
文/林立青 最近網路興起一種對「八家將」的奇特嘲諷,時不時就會有一堆奇怪的文章出現嘲笑「八嘎囧」。 其實就我的觀察,在工地的八嘎囧和這些網路上說的完全不一樣。怎麼說呢?工地的八嘎囧是來打工的。也可能因為我一直待在工地現場,遇到的這些八嘎囧和遠遠地看不大相同。 我對八嘎囧的定義是:會去宮廟參加活動,跳陣頭或是參與陣頭活動。 ●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