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陳雅惠 依據瑞士統計局的資料,二○一三年高達百分之六十三.五的居民為房屋承租者[1]。我永遠記得剛移居瑞士時,先生給我鑰匙的情景。他說:「拿去。這把鑰匙可以開啟公寓大門、儲藏室門和我們家門。」我聽了大為震驚,對這樣神奇小物的功能感到難以置信,還向他再三確認:「確定鄰居的鑰匙開不了我們家的門?」想當然爾,鄰居的鑰匙可以打開公共大門和「他們家」的門,但不能開啟我們家的門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