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洪淑青 我想帶一本書去旅行,可能是艾倫.狄波頓的《旅行的藝術》、約翰.伯格的《我們在此相遇》、奧罕.帕慕克的《純真博物館》、克里斯多福.伊薛伍德的《再見,柏林》或是契訶夫的《帶小狗的女士》,這些書豐沃了我旅途的厚度,書中的故事情節及溫暖的文字溫潤旅行中的氣氛,一場旅行變得多樣多貌,可靜可動。完整文章
我自小養成的癖好之一,是觀察大眾運輸工具上的人。衣著、髮型、配件、妝容、手上滑的APP或讀的書,看人像張發票,記不清楚在哪消費的,條碼和金額卻陸續透露線索,引誘你進一步推敲。這人年紀多大,是什麼身分職業,回家路上或赴著什麼約,跟旁邊的人有沒有曖昧。有次在木柵線上看到三十出頭歲的微禿男子在看平裝本的《Perdido Street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