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楊力州 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這部片,是因為在六○年代,這部女扮男裝的電影,現在看來還是相當前衛。 女兒身的凌波反串現象,在當時如此受歡迎。仔細回看當時新聞片裡人山人海,想要從中判斷影迷是男是女,似乎很難;而電影裡凌波反串的男性形象,我認為是一種情人的理想原型──「他」堅毅不霸道,「他」溫柔卻不柔弱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