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群星編輯室 假如人們沒有符號和事件能借助表達感情,文學將會是什麼樣? 假如這世上沒有天堂和地獄、煉獄和仙境的存在,只有滿目瘡痍的人間,人們的情感該如何傳達? 假如沒有勇者敢將天堂與地獄、煉獄與仙境相提並論;或將獸頭安置於人身,將人之靈魂鎖進頑石中,那人們內心的種種情緒又將如何表達? ──葉慈,〈說書人〉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