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犁客 「那時我到書店裡去『抓週』,」任明信說,「打算看自己抓到什麼,以後就做什麼。」 那年任明信大三,唸的是經濟學,狂熱地參加羽球比賽;他思考過唸商業科系的出路,認為自己對商管工作沒有足夠的熱情,他考慮過成為專職的羽球教練,但也覺得這個令自己全心投入的運動項目不會成為終身志業。 任明信本來就喜歡閱讀,於是決定乾脆走一趟書店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