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劉紹華 二○○三年,我首度拜訪涼山的麻風村,回臺後和一位博學多聞的友人提起此事,他的隨即反應是:「《聖經.利未紀》有說到麻風……。」該名友人雖然思想觀念很西化,但沒有基督宗教信仰,一提及麻風,卻立刻聯想到《聖經》,令我印象深刻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