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南琦 小孩:「我昨天做了一個夢,夢到我把你殺了耶。」 媽媽:「喔,那我後來有死掉嗎?」 當小孩出門只和她老爸 kiss-bye、忘了老媽時,我都會故意說,「哼,妳只愛把拔不愛我,我不理妳了。」小孩就會大聲抗議:「我──哪──有──。」然後飛奔過來給我雙倍的 kiss。這種幼稚的考驗遊戲我們都很樂在其中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