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大衛.格雷伯 要為非暴力抗爭寫出一個實踐守則,像是現代的《反叛手冊》(Rules for Radicals)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若真有個規則是所有公民抵抗所共通的,那麼,它就是「沒有任何嚴格的規則」。 只有在能夠因應人事時地物而變通時,群眾運動才能發揮最大的成效。群眾運動的戰術必須保持靈活:如果運動一味固守成規、不知變通,它很快就會消亡殆盡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