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法官金斯伯格:憤怒或厭煩,並無法增進你的說服力

文/ 露絲・貝德・金斯伯格;譯/游淑峰 「妳從小就想當法官嗎?」或者,更誇張地,「妳從小就想當最高法院大法官嗎?」這是來最高法院拜訪我的學童最常問的一個問題,至少每個星期都會有學童來參訪。而這個問題,是一大進步的表徵。對今日的年輕人而言,女孩嚮往法官的工作一點都不古怪,這與我剛進法學院的古…

【經典也青春】我覺醒,我批判,我反抗——朱嘉漢談赫伯特.馬庫色的《單向度的人》

文/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,經同意後轉載 我向嘉漢及聽眾們坦承,《單向度的人》是近年來少數重新喚起我內在的激動與熱血的書,我甚至坐不住。尤其本書共三部的第一部第三章〈不幸意識的征服:壓抑性的反昇華〉談文學與藝術存在的必要性與危機,更是深有所感。由於社會角色、個人經濟考量或已內化的目標導向,若非從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