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史迪格里茲;譯/陳儀 印第安那州蓋瑞市(Gary)位於密西根湖南畔,那裡是我的故鄉。在資本主義的黃金年代長大成人的我,直到事後驀然回首,才發覺那是資本主義的黃金年代。當時的我並未感覺周遭的一切有那麼繁榮興盛,在整個成長過程中,我目睹大規模種族差別待遇與隔離政策、嚴重的不平等、勞工抗爭乃至偶發的經濟衰退等現象,而這一切的一切,對這個城市的樣貌、對我同學的人生,都留下令人難以忽視的影響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