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古川綠波;譯/張嘉芬 提到烏龍麵,就讓我想起關西的鍋燒烏龍麵。尤其是加了薄切牛肉片的,更是讓人樂翻天,和東京的鍋燒烏龍麵有著截然不同的韻味……我在飯坂溫泉吃到的清湯烏龍麵,那粗得令人咬牙切齒的麵條,也很不錯。 目前,我每天都到R攝影棚去工作,而且每天中午都吃烏龍麵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