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領小說家公然「造假」,《魯賓遜漂流記》三百年來魅力歷久不衰

文/詹宏志 在最近一個文學對談裡,我的老朋友詩人楊澤突然一隻冷箭射來:「宏志,從少年時特別喜歡七等生(你的亞茲別),到你近年常提笛福/魯賓遜,我忍不住要問,你的內心生活是否曾有(或沒有)什麼波瀾變化?」 問題出自既敏銳又親近的同輩朋友,不僅出乎我意料,甚至也觸動我原不自覺的內在變化;我只能一面靈魂搜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