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極夏彥:唯有讓腦子動起來,才能從討厭的事中全身而退

文/京極夏彥;譯/任雙秋 首先,當我們被別人問到「喜歡」的理由時,多半一時想不出來,可是對於「討厭」的理由,卻能想出一籮筐來!因為,人總會合理化自己的行為,把事情正當化。為何厭惡,管它理由是多麼牽強,硬要瞎扯,也能擠出一大堆理由來。 本來,一個人對好惡應該是沒什麼道理可言!連自己也不太確知,到底是不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