縫製得維妙維肖的「臟器」,是母親為器捐孩子的送別

文/賴俊佑 「空著手,猶如你來的時候。緊皺的額頭,終於再沒有苦痛。走得太累了,眼皮難免會沉重,你沒錯,是應該回家坐坐」──蕭煌奇〈末班車〉 今天的病人是一位十五歲的弟弟。前幾天,因為突如其來的頭痛、嘔吐、癲癇,從外院急診診斷 brain AVM rupture(腦部動靜脈畸形瘤破裂)送到我們醫院搶救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