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論你問幾次,我都會說──我決心把這場駭人噩夢還給她

文/溫蒂.沃克 他跟蹤她穿過房子後方的森林。地面散落著冬天的遺跡,過去六個月,枯葉和斷枝掉落在地,於一片白雪下腐朽。她也許有聽到他靠近,可能有轉過身,看到他戴著黑色羊毛面罩。因為後來她指甲下找到面罩的纖維。她跪倒在地,壓得殘餘脆枝如老朽骨頭般斷裂,刮傷她裸露的肌膚;他極可能用前臂外側把她的臉和胸口緊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