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邵家臻 社工同學們: 在赤柱監獄生活,少不免遇到「老叔父」。有些老,是年紀;有些老,是資歷;有些老,只在老氣橫秋。一天,我如常在上午十一時半至十二時半在運動場行圈,老叔父失驚無神來到身邊,說:「許多時候,如不忍於現狀,則連現狀也沒有了。」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