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╱羽茜 總是要經歷過一些事情才懂,懂自己當時其實不懂的事,甚至很多事情現在也不懂,我開始明白,沒有經歷過的都是想像。 二十幾歲的時候,有幾個三十幾歲的朋友,那時我們聊天,我都用一種「我想我懂」的方式回應。不管是育兒教養、婆媳婚姻、職場家庭,每一件事我都有自己的看法,而我也覺得,發表自己的看法是最有幫助的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