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舜臣的一生,濃縮了東亞錯綜複雜的近代史。正如同當今的台灣。

文/郭凡嘉 或許是由於身處異鄉的關係,也或許是因為日本是一個同質性非常高的社會,打從我在日本生活開始,就一直關注著「在日外國人」的議題。二○○九年,我在東京所舉辦的Subaru文學獎(すばる文學賞)頒獎典禮上,因緣際會地認識了以中篇小說〈好去好來歌〉獲得佳作的溫又柔小姐,也很榮幸地接下了她的小說中文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