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年了,每週同樣的時段,同樣一家按摩院,同一位師傅。久推成良師,自己也學會了。後來也會去別家多按幾次,去的都是盲人按摩院,師傅或弱視或全盲。有時候與師傅閒聊,有時候聽師傅與其他客人對話,對盲人的生活模式、心境,算是有了基本認識,所以讀畢飛宇的《推拿》,備感親切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