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走路成為一種顛覆,「城市漫遊者」抵抗自己成為商品

文/斐德利克.葛霍;譯/徐麗松 城市漫遊者與杜勒麗公園的風流漫步者截然不同。班雅明[1] 透過他對巴黎的風俗研究,讓城市漫遊者的角色變得名滿天下。他仔細閱讀波特萊爾──《巴黎的憂鬱》(Le Spleen de Paris)、《惡之華》中的〈巴黎圖像〉(Tableaux parisiens)、《現代生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