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劉品言 每個人都有害怕的事,有人怕鬼,有人怕蛇,我怕過馬路。 小時候的一場車禍,讓我對過馬路有一生的恐懼,直至現在每回過馬路,都有從心臟麻到手指的緊張,走不到對岸的焦慮,也許只是短短三十秒的時間,但都是必須挑戰的心理障礙。 那場車禍,記憶猶新,說起來連溫度我都感覺的到,是台北盛產有點悶的冬天。 完整文章
採訪對談/黃子欽;整理/陳怡慈攝影/蔡仁譯;作品提供/何經泰 還算清朗的午後,陽光濃烈但不炙人,我從工作室出發,前往金門街的咖啡館採訪何經泰。事前編輯來信敲定下午三點,但我想先熟悉現場氛圍,所以早早出門,在兩點半前抵達。豈料推開咖啡館大門,何經泰一副已經待了許久的模樣,連編輯都已經到了。這是鮮少預見的事,沒人遵照採訪時間,每人皆提早了近一個小時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