仰望星斗,不如朝它走去──從自主的心靈,開出自在的世界,實現與至愛的永恆之約

文/蔡璧名 正是時候懂莊子,只一個轉身的距離 認識《莊子》那年,我二十一歲。酷愛自由。沒想過要成為大宗師。 似乎讀懂〈大宗師〉這年,我四十九歲。知道大宗師才能無所不自主、無所不自在、無所不自由。那我也要。 問題是,這真自由,誰人體悟?誰能給我? 解《莊》至此,五年默然。 我不是一代宗師,只是將大宗師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