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ouli choudari

仰望星斗,不如朝它走去──從自主的心靈,開出自在的世界,實現與至愛的永恆之約

文/蔡璧名

正是時候懂莊子,只一個轉身的距離

認識《莊子》那年,我二十一歲。
酷愛自由。
沒想過要成為大宗師。

似乎讀懂〈大宗師〉這年,我四十九歲。
知道大宗師才能無所不自主、無所不自在、無所不自由。
那我也要。

問題是,這真自由,誰人體悟?誰能給我?

解《莊》至此,五年默然。

我不是一代宗師,只是將大宗師的文字,淺顯說予知心聽的小廝。

延續數十年的尋找、探求。

究竟什麼樣的巍峨高山,才堪稱山裡宗師?應為岳之帝王?

一代宗師,海深不可測。

漁樵耽夢,天高皇帝遠。

高山仰止,我一直以為渺小如我,難能登上〈大宗師〉的巍巍高山;一襲布衣,無能穿越〈應帝王〉的汩汩江流。

忽於某日回首,才知有太多的昔時,錯向仰之彌高的白雲深處探尋──殊不知〈大宗師〉與〈應帝王〉的通關古道,近在咫尺的里弄巷陌間。如若愈成熟頭愈低下的稻穗,姑射山系的至高之處、至大之山,已然投影、混跡於喧囂塵世。不在巔峰之巔的白雲深處,而是姑射山腳的人間聚落。只一個轉身的距離。

只是一個轉身的距離──在人生前行的路上,你是否願意留幾分在意,回望你的心、照看你的身,且能自炊、安睡,照顧好生活的根本,心身自然容易無傷,行迹自然容易順遂。當你能穩健駕駛自己的心,以安定清明之心為人生導航;能陶養通行任督經脈之氣,以通暢充沛之氣行走人生之路,終能品味勝卻人間無數的,幸福與芬芳。

是的,從眾人到大宗師,其實無需追高,只要轉向、只要回頭。便能收穫〈大宗師〉裡關於自由的人生解答,並能實習〈應帝王〉中順物自然的心內修復之術,踏上莊子不斷呼喚的返本全真之途。

倘你願意追隨莊子的腳步,比在意上千百件事,更在意我們的「心」──把成就心的安好,當成今生今世非完成不可的首要成就。我們就從收回自己的「在意」開始練習,把生命的目標樹立在自我生命之中,而非樹立在追求財貨、名位、權勢、抑或光耀門楣、尋覓情愛之上;用心於操作莊子傳授的心、身工夫,你將發現:生活中原本瑣碎無聊的每個縫隙,竟因此閃閃發光地變得超有意義。

獻給心累、身倦、情傷者的終極修復之書
始於《莊子,從心開始》終於《莊子,從心開始三》。


疫情續二年,烽火連三月。經濟艱難,民生不易。方今之時,僅免刑焉。

這是一趟愛養之旅。莊子抵萬金。

在此間學習順物自然的我們,需要一份內在的力量,持續精進前行,才能禁得起外在世界覆雨翻雲的變動不居。倘心能太平的時間不多,生能逍遙的日子很少。自由,便成了遙不可及的夢。

這回,是《莊子》親筆內七篇,遊心、鬆身、學愛最終回,是徹底告別傷亂、疲累的終極處方。

莊子學説的珍貴,在於一步步把心靈的功課拼湊起來、把身體的技術建構起來。讓得其心法的讀者,可以執簡御繁,在人人身上,都有簡易復刻、活出各自精彩的可能。

展卷雨夜、風簷,每卷在手,都教人握有強大的希望。這希望不寄託在束之高閣的經典裡,不寄託在海市蜃樓的遠方,就在你我的巔頂足下、方寸之間,生活日用,舉手投足。上心之事,腳踏實地之處,功效易顯。

合璧而出,成為即便置身黑暗之中,依舊能綻在嘴角的笑、亮在心頭的光。

正是時候,讀莊子;莊子,從心開始。期望能讓在旅途中、屋簷下與之相遇的您,展卷翻頁之際,耳濡目染之間,從此也輕易能將莊子的智慧,轉化成一朵微笑之花,綻放在或敞亮、或黑暗,都能十分美好的生活日常。

《莊子》內七篇很短,相對於浩瀚煙籍。

人一生更短,如果站在永恆的路上回首凝望。

若希望回首彼刻能是會心而笑、無憾無悔的,那麼此刻起,請一定認真愛養。

此刻起請一定認真愛養。

愛養一己,每時每刻的人生。

愛養中有睡眠、有餐食、有鍛鍊。

有家國、有所愛、有牛馬(或貓犬)、有天地。

相照無語,如月如鏡。

如月如鏡,相照會心。

這是獻給心累、身倦、情傷者的終極修復之書。方內之人啊,朝暮對鏡、望月,莫忘返本,回家。

本文介紹:
莊子,從心開始──完結篇(上)大宗師》。本書作者/蔡璧名;出版社/天下雜誌出版

※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站立場

延伸閱讀:

  1. 形如莊子、心如莊子、大情學莊子:從生手到專家之路
  2. 無用的日子讀老莊:老莊相對論給人生的十則指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