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羅怡君 最近妹妹有些怪裡怪氣,明明可以自己在房間裡睡覺,最近半夜又偷溜回我床上;前陣子喜歡自己躲起來看書,頂多不讓我知道書名,但現在只要我一出現在她視線裡,立刻就把書闔上放旁邊;不論開口跟她聊些什麼,都故意說反話,非要搞得母女倆鬧彆扭才善罷甘休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