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愛麗絲 「小時候我就想要造飛機、飛上天空啊!」現在看來像童言童語,陳巍仁的第一個夢想,卻早透露他對未知世界的好奇。童年時期,父親曾帶陳巍仁參觀中正航空館、新竹內灣線的蒸汽火車,「對我來說,那就像一個文明的象徵。」一切都在陳巍仁心上落下深淺不一的痕跡,形塑出想像未來的其中一種樣貌,而閱讀,則用另一種方式拓展陳巍仁的想像,見到截然不同的世界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