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托德.哈薩克—洛威;譯/劉名揚 從政從來不在瓦茨拉夫.哈維爾的人生規畫之中。他是一位藝術家、思想家,自一九六〇年代便開始以諷刺共產社會中從眾主義的代價為主題,創作奇妙且荒謬的戲劇。布拉格之春發生時,他在捷克已經是家喻戶曉的人物,呼籲打造一個「威嚴的反共產黨勢力」[13]。如同大多數人,他也對結果大感失望。多年後他如此回憶當年的心境:「樂子結束了。」[14]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