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用裝神弄鬼的態度彰顯時代斑駁世相,以出神入化的紙上功夫再現漢字魅力。他是在一本正經地寫不正經,更是一本正經地借民間元素在一個幽玄語境裡,講訴鄉村尚存的溫暖和人間悲憫。可謂妖魔外相,菩薩心腸。進佛界易,入魔界難。 馮傑筆下「北中原」構成獨有一個文學地理符號,本書是「北中原」另一組合部分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