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實已定,妳不再只是失蹤,我不能再欺騙自己、深信妳只是失去記憶……

文/克蕾兒.道格拉斯 譯/力耘 二○一六年二月 那是個沉悶枯燥的下午。午餐時間剛過,我終於確認妳的死訊。 手機因著未知號碼的來電而震動。我隨手抄起,注意力還留在方才埋頭處理的文件堆中。 「請問是法蘭希絲卡.豪伊嗎?」一道男聲在我的回憶裡燒出窟窿。這溫厚的鄉下口音不屬於我辦公室的任何一個人(這間辦公室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