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劉威良 我的兒子丹尼還在幼兒園就讀時,有一天放學回家他很興奮地念著口訣,並伸出一隻拇指比一,接著另一隻手也伸出拇指比一,然後兩手拇指擺在一起說二,最後口中念著:「一一二,急難救助撥打一一二。」當天他還拿出我們廢棄的醫療急救箱裡的繃帶,有模有樣地纏繞給我看,並且很驕傲地讓我看看他得到的急救課程上課證明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