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劉威良 丹尼念小學二年級時,有一天放學回家後,有點嚴肅地說:「我們老師說,德國過去是分裂的。」我很驚訝地想,老師怎麼現在就對二年級這麼小的孩子說明德國的近代歷史呢?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何時是最適當的年齡。 當時家中剛好有一張去柏林時買的明信片,上面有柏林圍牆的照片,他似懂非懂地聽我的說明,心情沉重了好一陣子。這是德國的歷史教育,小學二年級就會告訴他關於德國近代醜陋的過去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