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姐釀的不是酒,都是自由。」 寇延丁說

文/阿嗅 ※原刊於【Matters】,經作者同意轉載 高中畢業。下崗女工。單親媽媽。異見人士。這些都是權力給她貼上的標籤。跑路作家、釀酒農夫、扣子奶奶則是她給自己的名號。在宜蘭,她從新手農夫變成釀酒師傅。回到中國,她繼續耕作、釀酒、寫作。學歷限制不了她,權力制約不了她,奔六奶奶繼續反轉、繼續創造幸福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