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姐釀的不是酒,都是自由。」 寇延丁說

文/阿嗅 ※原刊於【Matters】,經作者同意轉載 高中畢業。下崗女工。單親媽媽。異見人士。這些都是權力給她貼上的標籤。跑路作家、釀酒農夫、扣子奶奶則是她給自己的名號。在宜蘭,她從新手農夫變成釀酒師傅。回到中國,她繼續耕作、釀酒、寫作。學歷限制不了她,權力制約不了她,奔六奶奶繼續反轉、繼續創造幸福…

【一週E書】帶我們直視月之暗面

文/犁客 一個人要如何真確、完整地感受另一個人的感受? 很難的。某甲遇上某個狀況(例如被人甩了)、觸發某種感受(嗚嗚嗚),完全是某甲個人的事,某乙很難完全「感同身受」,就算某乙就在現場目睹某甲被甩也一樣(搞不好某乙就是甩掉某甲那人,心裡樂得很)。 撇開某乙就在現場的情況(反正某乙在現場也不會比較有用…

有個詞叫「精芬」,意思是「精神上的芬蘭人」

文/褚士瑩 留白並不是為「剩下」的空間或時間,給一個巧妙的名字。 留白是一個有意識的決定,像是我們排隊的時候,決定跟前一個人之間的距離。排隊的時候,後面那個如影隨形、亦步亦趨,緊緊貼著我們,讓我們產生不舒服的感受,卻渾然不覺自己有多討厭的人,就是一個不會留白的人。 留白的手法,最早來自於中國的水墨畫…

「我想朝大家未能想到的地方去寫。」──專訪林立青

文/犁客 「很多人問我:接下來要寫什麼?」林立青說,「但老實說⋯⋯我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寫什麼。」 2017年出版《做工的人》之後,林立青從一個在臉書上寫文章描述工人日常實況的工地監工,變成暢銷作家,有些狀況沒變,但他看開了;有些狀況變了,而他認為自己眼界開了。 「例如網路上還是常有人覺得我的論點偏…

「寫得太溫和不會有效?但寫了,就有改變的可能。」──專訪陳昭如

文/犁客 「我對人生和寫作都沒什麼規劃;」陳昭如說,「不過就是會遇上很好的採訪主題。」 陳昭如大學時在學校編校刊,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文學少女,「我主修人類學,田野調查做的是泰雅族的宗教變遷,但對政治和社會議題不算敏感,」陳昭如回憶,「直到『520事件』。」 1988年的「520事件」又稱「520農民運…

我們雖然care問題,但不夠care真正有創意、解決問題的人──專訪盧建彰

文/犁客 「出版社想要出關於創意的書,」盧建彰苦笑,「但創意很巨大,我很渺小啊。」 拍過好幾支令人印象深刻的得獎廣告、出版過好幾本談文案的書,近年不但開始寫親子專欄、還成了小說作者的盧建彰,說自己不夠資格談創意,似乎有點過謙,不過盧建彰並不是在開玩笑,「拍廣告是蠻耗資源的事,希望藉此達到某種宣傳成效…

【評書青鳥】CNEX閱影沙龍側記:從《我的泰國新娘》看大眾對婚姻的想像

文/史比野塔 橫向拉出閱讀為緯線、縱軸則以紀錄片為經線,每個交點都是認識自我與世界的定位。由CNEX與青鳥書店合作的「閱影沙龍」,每一次將選擇一個主題、一部影片,在放映後由與談人與在座的觀眾互相分享彼此的想法,透過對話及相關書籍的策展,讓各式內容與觀點走進觀眾的生命裡。 甫過完對台灣人來說喜氣洋洋的…

【看展零距離】2017台北國際書展回顧:「獨立」是另一種選擇

文/沈嘉悅 ※本文原載於【重讀者】,經同意後轉載 台北國際書展每年都要辦,但要怎麼辦?當售價不可能拼過網路書店、出版業產值又持續下滑,國際書展還有哪些選擇?是從增加人流著手,看看金流是否還有成長空間?還是回到書展本身的品牌與價值營造,從基本功做起? 綜觀2017年台北國際書展,確實可以看見策展團隊及…

【看展零距離】對「自由」尊重與捍衛──台北國際書展與二二八和平日運動的三十週年

文/犁客 2017年2月13日,週一,晴,當年度台北國際書展的最後一天。中午時分,鄭南榕基金會與逗點文創結社,在主題廣場舉辦了《名單之外:你也是受害者之一?》新書發表會,這也是書展首日副總統陳建仁在獨立出版聯盟攤位購買的書籍。 《名單之外:你也是受害者之一?》談的是1947年二二八對整個台灣社會的影…

【看展零距離】屬於自己的混搭特色:2017台北國際書展首日觀察!

文/犁客 「今年參展的攤位數比去年成長了10%,登記的版權交易比去年成長了28%。」台北書展基金會的董事長趙政岷站在台上,笑著這麼說。 2017年2月8日是當年度台北國際書展開始的第一天。台北國際書展的首日一向被設定為「專業人士日」,只開放相關產業人士進場,開幕儀式、書展大獎的頒獎典禮,以及每年幾乎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