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人類的情欲行為的進行模式與變化,是唯一的?或不可逆的「演化模式」嗎?那麼這篇文字想反抗它,挑戰它。誠然這是螳臂當車之舉,存心是:在疾馳的演化行程上,半空懸掛一幅「反方向圖」,讓興高采烈的,茫然迷惑的人們瞥一眼。那幅「反方向圖」就是個人想呈現的。──李喬 曾以大河小說《情世界: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