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國期間決定,回來後消滅藏書。每塊地板,每一角落,每個櫃子、箱子、桌子、椅子,任一區域的書,只要清出一塊空白,都好。 立志容易,實踐難,至今依然故態。光是此刻所坐的電腦桌,桌下腳邊幾道書砌矮牆,看到就頭暈,蹲著看,趴著瞧,宛如萬里長城,巨大礙眼。 知道愚公移不了山,還是希望一土一石,搬離移動,清多少算多少。 清書,以主題書系為單位,比較容易下手。 完整文章
終於,逮到郭泰。 他遠在太平洋彼端,經由神奇的科技,瞬間出現於筆電的屏幕上。 「嗨!別來無恙?」老朋友見面,我熱情招呼。 「哈哈――,」猶如從前,他的笑聲宏亮而豪邁:「這樣會面太難得了,多聊聊吧!」 1. 純屬偶然因緣,拼出一道風景。 在我的編輯生涯裡,郭泰的幫助太大了。 是他,成全了遠流「實戰智慧叢書」的誕生。 這話得繞個大圈子來說,才能周延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