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白映俞 不只有醫師服的釦子,連口袋裡東西的多寡都能猜出醫師的資歷,八九不離十…… 除了大體解剖外,在大三、大四還得接受寄生蟲、組織學、胚胎學、生理學等諸多基礎課程的疲勞轟炸。我們都像是被關在由考試及共同筆記圈起的監牢裡,有顯微鏡下的斑斕色彩;有一條條四處亂竄的神經、血管;還有各分子串聯並聯引發的混亂公式。在這個階段,同學們在言談間難免會出現「所為為何」的感嘆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