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少年福爾摩斯2》:烽火方歇的美國,前所未有的謎團

文/安德魯.藍恩 夏洛克低著頭,從落地窗走進書房。他感到燥熱又尷尬,甚至意外覺得生氣,雖然他不確定是氣邁克羅夫特逮到他偷聽,還是氣自己被抓到。 他問道,「你怎麼知道我在外面?」 「首先,」邁克羅夫特的聲音不帶任何情緒,「我早知道你會在外頭。你的好奇心超乎常人,而近來一連串事件顯示,你不太在乎社會規範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