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安德魯‧藍恩 載客馬車充其量只是一個盒子裝在兩個輪子上,馬伕坐在車廂頂上,以皮製馬具和韁繩把馬固定在車廂前方。 馬車在倫敦顛簸的路上劇烈跳動,格格作響。克洛對馬伕喊道,「請到第歐根尼俱樂部。」 男子喊回來,「先生,在哪兒啊?」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