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夏時訪苔寺,豔夏時宿「星のや 京都」

文/葉怡蘭 如若問我,四時京都,最愛是哪一季?和大多數人的想法不同,我可以肯定回答:不是粉櫻繽紛之春、不是紅葉滿城如火的秋、更非凜冽寒刺骨的蕭瑟之冬,而是從新綠正逐步轉為濃綠的初夏。 京都的苔,一點不陰濕猥瑣,精心培育造作下,濃翠青碧、如花如草如毯,看似單調一色,卻是層次姿態表情百千;深深淺淺相互交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