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鄭宜農 隱身在遠處望著人群,我看見一個靈活的身影,以飛快速度蹦蹦蹦地出現在過來的方向。她身上穿著綠色碎花洋裝,燙捲的中長髮因為大律動而上下彈跳,大眼睛四處張望,毛毛蟲一樣的眉毛微微上揚,也在尋找著我。 她想必尋找得有些吃力,因為眼前所及、都是別人的上腰。 原來,我正在等待一個矮小到不可思議的少女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