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吳俞萱 岩井俊二刻劃的純情有張卑劣的臉,它的索討盡是它無度的獻身──藤井樹的借書卡、渡邊博子寄給死者的信、夏薺的池畔賭注、花撒下的謊、愛麗絲的紅心A、真白的隱形戒指、烏瑪索的中國面具……。那卑劣是假面,底下燒著純情的烈焰。烈焰盲目、不懂算計、毫無保留,若沒有一層世故的假面,純情就瞬間燒光一切,連它自己也不放過。 純情仰賴偽裝,所愛才能全身而退。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