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施盈竹 二○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,民眾「佔領」了解放廣場。 我帶著一張毛毯和一個信念,把解放廣場當成自己的「家」。 記者打開筆電蹲坐在地上,向報社傳遞廣場最新消息;醫學院師生、藥劑師忙著在廣場巡視受傷病患,血淋淋的衛生紙巾散落一地。 婆婆媽媽們在廣場到處發放熱食,給留守在廣場檢查哨的衛兵志工,感謝他們保衛廣場安全,發揮每個人都可以貢獻的能力來回饋國家。 完整文章
記者其實也會做錯一些事,或是沒做好一些事,造成一些遺憾、或是笑話,這個工作高度考驗的地方就在於,很多時候必須瞬間做出決定,不幸的是,不是每次都能做出對的決定。 掌握麥克風的新聞記者,看似掌握了輿論話語權、發語權,但這一行的冷暖甘苦、衝擊與震盪,又有誰知道呢?記者很威風?常常,冏更大吧! 完整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