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.

文/施盈竹

二○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,民眾「佔領」了解放廣場。

我帶著一張毛毯和一個信念,把解放廣場當成自己的「家」。

記者打開筆電蹲坐在地上,向報社傳遞廣場最新消息;醫學院師生、藥劑師忙著在廣場巡視受傷病患,血淋淋的衛生紙巾散落一地。

婆婆媽媽們在廣場到處發放熱食,給留守在廣場檢查哨的衛兵志工,感謝他們保衛廣場安全,發揮每個人都可以貢獻的能力來回饋國家。

還有一群「馬蓋先」,爬上廣場的電塔,用一把瑞士刀、幾根電線來「分送」電力給廣場上的男女老幼,廣場某角落也成了充電驛站,對著數十支手機、充電器頻頻發送熱波。

解放廣場周邊的速食店──肯德基,數面偌大的玻璃窗搖身變成畫布,藝術家、學生、一般大眾開始揮灑色彩,沒錯,這次的畫風──印象寫實派,把醜陋的政客畫得栩栩如生,人民還製作一系列惡搞的圖片,暗諷狐群狗黨的政客們貪汙無能、敗壞社會風俗,用來消遣也用來自娛娛人。

誰說,革命場上就沒有生活樂趣可言!?

我眼前的解放廣場宛如舉行著一場盛大的嘉年華會,青年朋友圍坐地上,討論如何身體力行參與公共事務。一群群的中、壯年男士們,站在解放廣場上爭辯得面紅耳赤。包著頭巾的女孩與媽媽們,跟在爸爸或丈夫身邊,對於國家正面臨重大的轉變,交頭接耳地討論著。

喀喳聲此起彼落,不分男女老少拿著手機,充當起公民記者,將廣場的動態向世界瘋狂播放,也接收來自網路傳媒上轉載的、引起全民公憤的政府「不能說的祕密」。

各種口號、手繪標語、革命道具、行動藝術和塗鴉紛紛出籠,「仰起頭,以身為埃及人為榮」、「我要活下去」、「如果穆巴拉克是法老,我們人民就是摩西」。每個人都在用「生命」呼喊自由,情緒亢奮起來。

突然一陣火光和聲響劃破無眠的黑空。

原來是音樂家與愛好音樂、舞蹈的人們,繞著營火、舉著火炬,用歌聲來向霸權嗆聲──我們的夢想,就是我們的武器,讓我們團結起來,發出「自由之聲」。

二○一一年二月十一日,歷經十八天的茉莉花革命,數十萬人在解放廣場屏息以待,當副總統蘇里曼宣布總統穆巴拉克已下台一鞠躬時,無數的埃及國旗在空中飄揚,歡呼聲、哭泣聲和哽咽聲,像是一條線,將解放廣場上人們的心,緊緊地綁在一塊兒。

革命夜的V怪客

革命戰火劃破了黑夜,社運分子在開羅街上播放電影《V怪客》(V for Vendetta),民眾在螢幕前盯著永遠戴笑臉面具的主角V。V認清不管是執政黨或在野黨的政客,無不處心積慮煽動民粹主義、國族主義或恐怖主義,來達成政治利益。每一個「事件」的發生,背後都可能有極大的陰謀或目的。
V就是被陰謀設計後唯一僥倖逃脫出來的試驗品,他開始揭發政權的暴行、譴責惡勢力,告知民眾一年後的十一月五日,一起在議會大廈反抗獨裁統治,並暗示那天會炸毀議會大廈。

茉莉花革命後,不少埃及人打扮成V 怪客上街遊行。

為了加劇混亂,V有計畫地將自己的標準裝束,包括面具、黑色禮帽和斗篷,寄給許多家庭、機構。在國家電視台工作的女主角艾薇,因為違反宵禁差點被祕密警察強暴之際,V出手解救了她。經歷一連串的風波,艾薇被V「設計」關入監獄,還被剃光了頭、嚴刑拷打,這一切都是V要讓艾薇選擇,為了正義她是否能義無反顧。

最後V臨死之前,將炸毀議會大廈的決定交給艾薇,因為V認為應該由已被喚醒與解放的大眾來做最後決定。當艾薇點燃裝滿炸彈的火車,準備炸掉議會時,警察頭目出現了,但他並沒有阻止艾薇,因為他透過調查知道了政權背後的所有陰謀。

他問艾薇:V到底是誰?艾薇說:V就是我們每一個人。

解放廣場出現了無數戴著V面具的人,無論面對的是執政黨、在野黨或任何政治團體,他們絕不放棄自身的權利,一起在解放廣場捍衛正義,證明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。

解放廣場,屬於每一個人。

※ 本文摘自《勇闖埃及》立即前往試讀

  • 用Line傳送